澳门新萄京

(悦读)我最喜爱的一本书

  • 203
  • 0
  • 2019-07-09
  • 澳门新萄京

看到这个题目,脑海立马涌现了小说《围城》。

《围城》是著名学者钱钟书在困顿之中“锱铢积累”而成的小说。围绕主人公方鸿渐的经历塑造了一大批形态各异的人物形象。在揭示爱情、婚姻、人生等普遍处于一个个“围城”的环境中,刻画了众多三十年代旧中国的女性人物,这些女性,有着时代命运共性特征,又有着自己独特的鲜明个性和生存状态。

《围城》并不仅仅是一部爱情小说,它的主题和象征是多层次的,包含着作家浓郁的人生忧患意识,它象征着一个难解的斯芬克斯之谜,一个充满期待与懊悔、寻找与失落的悲喜剧的人生连环结。它的象征来源于书中人物对话引用的一句英国古话,说“结婚仿佛金漆的鸟笼,笼子外面的鸟想住进去,笼内的鸟想飞出来;所以结而离,离而结,没有了局”,又有法国的一句话,说是“被围困的城堡,城外的人想冲进去,城里的人想逃出来”。但钱钟书笔下的“围城”并不局限于婚姻方面,而是贯穿于人生的各个层次、方面。作品主要描写了那个特定时代中一部分缺乏进步理想的上层知识分子精神上的彷徨、苦闷和困境。

每次读《围城》,大为欣赏小说中幽默的语句、巧妙的比喻,很是赞叹钱钟书先生的语言艺术魅力,对人物的刻画栩栩如生,形象逼真生动,尤其是女性人物,在情感价值观、对爱情的追求方式、女性意识、人性弱点上有着鲜明的不同。这些女性人物分为庸俗堕落、虚荣刻薄、清纯天真、工于心计几类。

鲍小姐是小说中庸俗堕落女性的代表,也是第一个受作者批判的角色,因此有姓无名。书中对她的刻画是这样的:“她只穿绯霞色抹胸,海蓝色贴肉短裤,漏空白皮鞋里露出涂红的指甲……可是苏小姐觉得鲍小姐赤身裸体,伤害及中国国体。”鲍小姐留洋回来,墨水喝了多少尚不可知,却带来了自由放荡、不守妇道的德性,她之所以姓鲍,因为“鲍鱼之肆是臭的”,一方面它极臭,另一方面追逐的人又多。她只轻松一句话就钩住了方鸿渐:“方先生,你教我想起我的fiance,你相貌和他像极了!”鲍小姐被塑造成一个欲望化女性,卖弄风情、放荡情欲、道德上不检点,同时也是一个“快女”形象,很快地捕捉到方鸿渐之后又很快地将其抛弃,调整心理,把身心收拾整洁,作为见未婚夫的准备。鲍小姐是留学生中的怪胎,她身上“中国国体”已荡然无存,集西方纵欲主义、享乐主义、自由主义于一身,游戏人生、贪图享乐,最终也将被人生所游戏、被时代所抛弃、被围城所围困。

在小说塑造的女性人物中,苏小姐可以作为虚荣刻薄的代表。苏文纨是个“相貌高、学历高、家世高、年龄高”的“四高”女性,是个“货真价实”的博士,如今年龄偏大,发觉爱情对她宛如过时的衣服,名贵却不再时髦,有一种崇高的孤独感,于是目光锁定了同船的方鸿渐,给他一个亲近的机会。她是一个“超女”,具备优越的条件,又有几个名副其实的追求者,但是她身上却少了一点中国大家闺秀的温文尔雅,更多地沾染上了法国上流社会贵妇人的矜持自负与盛气凌人的习气。她还有一大特点就是势利刻薄、心胸狭窄、虚伪善嫉,突出表现在她的报复上。“这回子和鸿渐打的交道,不但失败,而且也相当无面子。由高度的爱情转到极端的恨,而且这个恨又将是永志不忘,根深蒂固的种在心中,于是苏文纨孤注一掷地破坏了鸿渐和唐晓芙的好事,而且再接再厉的,在一年后当面又给他的新夫人一顿奚落(害得柔嘉回去和鸿渐大闹一场),这也是苏文纨的过于刻薄。”此外,苏小姐一向瞧不起寒碜的孙太太,但听了孙太太几句奉承的话后,厌恶鄙夷立刻收敛,转而变得温柔和气,甚至对小孩子的讨厌也变成了喜爱,这反映出苏文纨是一个十分势利、嫌贫爱富,却又喜欢被人拍马屁、爱慕虚荣的女人。

说到清纯天真,会想到唐晓芙这一人物。唐小姐如出水芙蓉,天真可爱、纯洁率性,不刻意雕琢自己,兼有女人诱惑力和女孩子的素朴,是“摩登文明社会里那桩罕物”。与苏文纨比起来,她可爱,她把爱情看成又曲折又伟大的情感,不像苏文纨那样老练、做作,她温柔善良的性格是最吸引人的地方,由于受表姐挑唆和方鸿渐分手的时候,看到方鸿渐两眼是泪“唐小姐鼻子忽然酸了”;看见鸿渐在雨中站在斜对面人家的篱笆外,“她看得心溶化成苦水,想一分钟后他再不走,一定不顾笑话,叫用人请他回来。”简单两句,就把唐晓芙单纯的心态表达了出来。“她显然是作者偏爱的人物,不愿意把她嫁给方鸿渐”,而让她成为方鸿渐生命中“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出水芙蓉。唐晓芙“有西洋精神的活泼热情,但也有东方精神的坚贞和绝对主义。”她偏执的自尊使一场真挚美丽的爱情化为乌有,傲慢的性格表现在迟迟不给方鸿渐解释的机会,因此没能进入理想的围城。

“工于心计”是形容孙柔嘉最恰当不过的了。孙小姐装傻似的亮相意味深长,她论性感不如鲍小姐,论才学不如苏小姐,论纯情不如唐小姐,但就是这个相貌平平、家庭平凡、父母冷漠的孙小姐却有着她成就爱情的秘密武器,即装傻、装天真。她了解男性中心社会的两性关系法则,以自身的软弱来满足男人的强大感和征服欲,满足男人的虚伪性。她会柔弱地对方鸿渐说:“我什么事都不懂,也没有一个人可以商量,只怕做错了事。我太不知怎样做人,做人麻烦死了!方先生,你肯教教我么?” 孙小姐是个外无主见、内藏心机的女性,通过装傻,她获得了一个不设防区,通过其中的缝隙,实施对男人的反包围,这样,她成功地把方鸿渐捕入婚姻的圈套。“柔嘉是中国文化的典型产品,刚上场她看起来羞涩沉默,日子久后就露出专横的意志和多疑善妒的敏感;这是中国妇女为应付一辈子陷身家庭纠纷与苦难,所培养出来的特性。”她和苏小姐同是有心计的人,也有专横善妒、自私刻薄的一面。相对于未见过世面、单纯的唐晓芙,她是一个精明圆滑、富有心机的代表;但与二少奶奶、三少奶奶比起来,柔嘉算是一位现代女性,可以自主谋事,独立承担人生。 所以,杨绛这样评论孙小姐:“她受过高等教育,没什么特长,可也不笨;不是美人,可也不丑;没什么兴趣,却有自己的主张。方鸿渐‘兴趣很广,毫无心得’;她是毫无兴趣而很有打算。她的天地极小,只局限在‘围城’内外。她所享的自由也有限,能从城外挤入城里,又从城里挤入城外。她最大的成功是嫁了一个方鸿渐,最大的失败也是嫁了一个方鸿渐。”

《围城》里的人物可谓千姿百态、形形色色。“从这些人物的活动上,一幅现代社会某个隅落的世态也给发掘了,如同他们的欢乐、希望和悲哀。”而今,自己已迈入婚姻这座“围城”,身边也不乏小说中的逼真人物形象,对小说更是多了一层见解和感悟:不断的追求和追求成功却随之而来的不满足和厌烦,两者之间的矛盾和转换,带来了人生不断的希望与失望、欢乐与痛苦、执着与彷徨。

(机械动力厂 陈静  阡陌编辑)

快给朋友分享吧

点赞

>+1